退休老人成为装裱师 传统工艺需传承

      仪陇新闻网讯(记者 尹小丽 钱超)三分书画七分裱。爱好绘画的罗德武退休后,潜心习得传统装裱手艺,成为仪陇县少有的传统手工装裱画师。近日,笔者前往仪陇金城镇采访66岁的罗德武老人。在他看来,这一传统手艺是对书画艺术作品的二次创作,更是让其获得长久的生命和艺术价值,但传统装裱已陷入困境,需要有人传承。

      结缘:退休老人主动求学装裱

      “我打小就喜欢画山水、花鸟画,虽然没有考取国画专业,但一直坚持着这个爱好。”2012年,退休的罗德武有了时间专注于自己的爱好。画作完成后,为了观赏和长久的保存,还需要装裱。但罗德武老人不会装裱,每次都要跑到南充装裱,来来回回要跑很多趟。为了节约交通成本,罗德武便萌生出学习装裱的想法。

      “刚开始准备去南充学习,后来得知金城老协有一位80岁的老人会传统装裱。”罗德武告诉笔者,这位名叫何淸宇的老人,对于这门手艺,不带不传。为了学到传统装裱手艺,罗德武几次上门请教,最后以诚心打动了老人,答应教他如何装裱。裱画是一门传统的手工艺,学习过程很枯燥,一站则是几个小时。而需要装裱的书画都是别人的心血佳作,经不起试验,如果装裱稍有不慎,则会影响装裱的效果,重则损毁书画。为此,老师只让他当下手,做一些简单的,更多的只能看师傅怎么操作。罗德武告诉笔者,光看不行,还是要实践。买书本、资料看,但理论和操作实际上是两码事。整个一幅字画装出来,要三十多个工艺,哪一个少了都不行。为了很好地掌握手艺,罗德武把自己精心绘制的国画拿来练手,实践。“虽然学习过程很枯燥,但因为热爱,常常节假日也跑到师傅那里去学习。” 罗德武告诉笔者,后来师傅因年事已高,已干不了装裱活儿,把毕生所学传授给了他。学习了两年多,罗德武于2014年学成出师。

      细心: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 

      学成后,罗德武在金城镇老年协会活动中心装裱书画,有一间工作室。一张长约3米的大桌摆放在房间里,墙面上挂满了装裱好的书法国画作品,而临近门口则搁放着木板。笔者采访前,罗德武正在对一幅字画作品量尺寸。“不要小瞧这一步骤,尺寸除了问题,裱纸的尺寸相应的也出问题,上下不对称。”放下手里的装裱工作,罗德武向笔者细细道来这传统技艺。

      三分字画七分裱,你画的再好,没有装裱还不算艺术品。通过装裱后,才能成为可以保存、交流、传承的艺术品,可以变成有偿的艺术价值。裱好才算成品,档次也不同了。

      罗德武说,装裱分为裱片和裱件,一副作品的装裱需要37道工序,包括高温处理、湿度处理.....而大步骤里面,又有许多细小的环节。全部裱完至少需要7天。在进行手工装裱过程中,必须心无杂念,每一道工序每一个动作都要求细致入微,慢工轻磨,是对作品第二次艺术性创作。

      “比如高温处理,就是保证书画不走墨、不掉色。而熬制浆糊更是考验,好的浆糊对于裱画来说非常重要,它可以延长画的寿命,保持墨色鲜艳。熬制浆糊时,糯米和水的比例、火候、熬的时间都要把握好。每一个细节都不能出错。”

      虽然需要三十多道工序,耗时耗力。但是装裱出来的作品禁得住时间的考验,就算百年后,书画作品若老旧或损坏,还是可以修复出来。经过进一步摸索,罗德武在传统工艺的基础上有了进一步创新,研制出独有秘方的浆糊,让字画不仅防虫防腐,更可以抗发霉。

      如今,罗德武装过的字画有近千幅,俨然成为一名优秀的传统装裱大师了,甚至经成都、重庆等地书画爱好者慕名前来装裱、交流书画心得。

      传承:传统工艺需要传承下去

      而在如今这个快节奏的时代,由于机器装裱用时短、造价低,因此成为了书画界的主流。罗德武告诉笔者,很多人图快和省费用,都选择去机裱。但他们也不知道手工和机裱的区别。 传统手工装裱的字画经久保存,烂了、损坏了还能修复原型。但是机裱,无论哪个大家、名家的,只要进行了机裱,也等于宣布了作品寿命不长。机裱,流程很简单,宣纸加上胶水,通过一层膜高温压合,就成了,用到的胶膜没有办法溶解。而传统装裱是用的浆糊,就算存放几百年以后,还可以再次“翻新”装裱。

      “传统的手工装裱工艺变得尤为珍贵,而手裱师傅也变得极为稀缺。”罗德武告诉笔者,目前,在仪陇仅有他一人会传统装裱,而南充市也只有文化馆里面几位师傅会。

      又因为传统装裱利润薄,耗费时间,加之工作枯燥,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有几个年轻人找我学,开始有热情,后来静不下心就没有学了。”罗德武告诉笔者,他只有一个心愿,希望能把传统工艺学到,在通过他的手传到酷爱的热心人手上,希望一代又一代有人接应传承。

       “我们老协准备成立一个老年书法绘画协会,把全县热爱书画这一行的,团聚起来,交流学习。到时候,有谁愿意学这个,就无偿教授给他,既保存传承了传统装裱手艺,又弘扬我们三乡文化。”罗德武说。

      “可能若干年后,传统装裱这一技术就要消失了,传统手工装裱有可能成为非物质文化遗产。所以,我不希望它失传。”为此,罗德武鼓动自己的老伴和女儿来学习传统装裱,她们心细、勤快,耐心不浮躁,很适合做这个工作。罗德武告诉笔者,他会选择坚守,让这门独特的工艺传承下去。 (编辑/吴兰)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