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华李亚鹤:陇南这个地方不简单,古时候就有“中纪委”入驻

金光华李亚鹤:打开中国地势图,你会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代表青藏高原的红色影调,代表黄土高原的黄色影调以及代表四川盆地的绿色影调,在中国大陆腹地的一块区域不再泾渭分明,而是相互交织在一起。

再打开中国山脉分布图,秦岭由东向西延绵而来,横断山的岷山山脉由南向北逶迤,也同时在这里交会;而且中国的两大水系,长江水系和黄河水系也在这个区域交织。几大地貌单元的交融汇合,两大山脉的碰撞聚合,两大水系的交织缠绕,注定了这里具有与众不同的山川大势,独具特色的人文景观——这个地方就是陇南。

陇南位于甘肃省的东南部,北接陇中黄土高原,西临甘南高原,面积约2.78万平方公里。在自然地貌上,陇南是甘肃自然山水的另类。在我们印象中,夹峙在祁连山与合黎山、青藏高原与内蒙古高原之间的甘肃省,干旱少雨,气候干燥,沙漠戈壁广布,是一个少有绿色的干旱之地。然而陇南却重峦叠嶂,山高谷深,植被葱郁,河溪清澈,颠覆了人们对甘肃的传统认识。

如果说形状如同一柄如意的甘肃,是东坡笑谈里执铁板高唱“大江东去”的关西大汉,那陇南就是如意上最水灵的翡翠,是杨柳两岸自有一种风流的豆蔻佳人。在陇南,似乎一切形容甘肃雄奇、感叹西北壮阔的词汇与意象,都落了空。

陇南风光有多奇?早知有陇南,何必下江南——已经成为陇南人的口头禅,更是有个著名谣言说,本属于陇南的九寨沟风景寻常,却不受重视,因而划给四川,换来了碧口水电站。事实上,九寨沟的边上,就是风景毫不逊色的宕昌官鹅沟,再往北不远,也有洋汤天池、五彩多姿的万象洞、奇险无比的云屏三峡。

疫情后重新开放的九寨沟如今一票难求,一路往北,一系列兼具险峻与奇美的风光同样值得一游。在陇南,更如画的风景往往在各大景区之外,路边驻足的随手一拍,便是一幅绝美的南国风光图。

诗人“李杜”,也大有话说。“青泥何盘盘,百步九折萦岩峦”,李白《蜀道难》所说的,正是陇南徽县陈仓道青泥岭,可谓是古蜀道中最艰险的路途之一,而弃官西赴陇右的杜甫,从秦州(今天水)沿西汉水进入陇南,一路从青泥河至陕西略阳入川。山水变易,自然深广,让他留下了117首陇右诗,更是在终点成都府感慨道:“我行山川异,忽在天一方”。

西秦岭和岷山两大山系,自东西而来,拥抱着整个陇南。秦巴山区、青藏高原、黄土高原三大地形交汇,共同“挤”出了甘肃的四大地理区域之一——陇南山地。

从海拔4187米的最高峰雄黄山到最低点海拔550米的罐子沟,从仇池山到鸡峰山等在陇南司空见惯的百米垂直悬崖……高山与江河行于大地,峻岭低头是丘陵和草原,陇南的美,是立体纵深的。

宕昌官鹅沟,仿佛是这种层次感的化身。两千多米的高度落差,在官鹅沟扶摇而上,先有颜色深浅不一的碧绿湖泊,镶嵌在高山平原之间,不变的是古树垂枝,映射水面。其后是连绵18公里的高山密林与险峻峡谷,飞瀑湍流直泻而下。而翻越所有这些秀美与险奇,在官鹅沟的尽头,你能看到的是高山草甸之间,亘古不化的雷古雪山。

文县天池,则由地壳活动的挤压形成。群山万壑如同一双双手,托起这面2400多米的高山上的宝镜。这里涨不见溢,枯不见涸,有风无浪,仿佛万古时光,在此凝结。

多在南方大放光彩的喀斯特地貌,在陇南这座地质博物馆,同样位列一席。有着2.5亿-3亿年历史的武都万象洞,以千姿百态的石笋石幔,记载着大地与岁月之歌。相传有豪兴壮游者,曾携带行李干粮,宿于洞中“仙人床”上,次日攀“天梯”,过“险道”,再行5公里,走遍诸洞,“万象洞如整个山大”之说,自此流传开来。2007年发现的万象洞新洞,更是溶洞中的襁褓形态,在国内实属罕有。

与甘肃其他山地地区不同的是,陇南的山沟有多少,水就能流多长。长江主要支流嘉陵江水系遍流陇南,让陇南成为甘肃唯一的长江流域地区,白龙江、西汉水与嘉陵江支流,以及其他3700多条各级支流一起,让陇南足以当得起“河网密布”的形容。

有山有水,自然生气勃勃。在这块占甘肃面积不到一成的土地里,就有3个国家级、7个省级自然保护区, 4个国家森林公园和2个国家湿地公园。金丝猴在树上自得其乐,大熊猫也在丛林中精神抖擞。扭角羚、红腹锦鸡和藏羚……还有网红雪豹,甘肃一大半的野生动物种类,都能在这里觅得踪迹。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