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政很老,其实也新

作者:吴显果  来源:南充日报  2018-07-20

新政镇一角  余剑/摄影

   ◎吴显果

   ◇新政小档案

   地名:新政镇地名

   来由:原叫新城,李建成成为大唐第一位太子后,新城因避太子名讳改为新政。这个名字一叫就是一千多年。1978年,新政由南部县划归仪陇县。2003年7月8日,仪陇县址由金城镇搬迁到新政镇。

 时下的人们,说起新政,总会用新城新韵新仪陇这样的句子去点缀与包装她。其实新政已经很老了。老得像嘉陵江躯干上的一块苔藓,只不过她千年生生不息、涅槃甦生,所以郁郁葱葱、韶华长驻罢了。

 根据历史人文学家关于人类文明发源于大江大河的学说,新政最早立足于世间的姿态应该是原生态的农夫垄作,渔樵江渚。星星点点的几许茅屋与零零散散的几条小舟在风吹雨打中,飘摇如萍。久而久之,嘉陵江中游这片不足20平方公里的冲积扇上,便在人类集聚而居的炊烟里衍生成傍水而居的河埠。 桨声欸乃,帆影棹棹,顺引秦陕,逆迎巴渝,新政的一片河滩上便有了街与市的称谓。直至今日,虽韶华已逝仍风姿绰约的米市街、布市街、盐店街、油房街、铁匠街以及满目疮痍的明清时期建筑与半截唐城墙,不但是她上下千年作为川东北物资集散地之一的地标性物证,也管窥了这块“苔藓”历久弥新的生命艳丽。

 白驹过隙,西汉早已矣,更遑论魏晋。南朝四百八十寺飘摇于风雨之后,大江东走,隋去唐来。当唐高祖李渊雄才霸略的目光由长安惊鸿一瞥地跨过秦岭, 盛唐的版图上就有了一个叫新城的所在。只不过这个名字存在的时间不长,当李建成成为大唐第一位太子后,新城就不得不避太子名讳而改为新政了。 虽然后来他在玄武门之变中被李世民杀死,但新政依然还是新政。只是唐人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名字一叫就是一千多年。

 文学艺术家们看重的是才情风雅与心情放纵。自贞观至南宋末年,不知有多少高人韵士、墨客骚人或乘一叶扁舟或驭一骑毛驴徜徉在千里嘉陵秀色可餐的春光里。而新政,天光云影下那堆出于岸、壁立江中的离堆盛景与茶香袅袅、万头攒动的古埠码头,自然是他们流连忘返的首屈之处。

 最先选胜登临的人大约是吴道子,这位通过观赏公孙大娘舞剑,以体会用笔之道进而渐成唐代第一大画家、被后世尊称为画圣的人,其足迹踏遍了嘉陵江两岸的山山水水。据说当年唐玄宗听闻蜀中嘉陵江山清水秀,妙趣横生,不禁心向往之,遂命吴道子在长安大同殿壁上绘画。画圣凝神挥笔一日而成,嘉陵江三百里的旖旎风光跃然墙上,玄宗看了啧啧称赞。

 继之而来的应该是颜真卿,这位唐代中期杰出书法家。对于新政而言,他是访友与创作两不误。在离堆的峭壁之上,他为好友鲜于氏题写的《鲜于氏离堆记》,雄健浑厚、苍劲典雅、古朴俊逸、神韵盎然,将毕生书艺之精髓融汇其间,成为“颜体”越千年而不朽的精品之一。

 现在该说一说元稹了。这位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并称“元白”的晚唐著名诗人,大约是在新政小住了不少时日的。月明星稠,枫叶荻花,佳人与长安都远在秦岭以北。诗人小酌于画舫之上,孤独甚苦,浊酒太烈,但远远近近的渔火却将他的乡愁燃烧成欲罢不能的诗情, 于是新政便有了一首他传之后世的脱口秀:

 “新政县前逢月夜,嘉陵江底看星辰。

 已闻城上三更鼓,不见心中一个人。

 须鬓暗添巴路雪,衣裳无复帝乡尘。

 曾沾几许名兼利,劳动生涯涉苦辛。”

 新政有幸,江水多情,多少分享了一把大唐丰腴的神韵。有宋以后,新政似乎成了人文的盲点,不知是匈奴的铁骑吸引了中原太多北望的目光,还是难于上青天的蜀道阻滞了高山流水的再来,新政就像水墨画中的留白, 成了一个时代可有可无的装帧,就连“细雨骑驴入剑门”的陆游,也懒得理会这个近在咫尺的离堆及离堆之上的颜鲁公祠、 九曲流杯池,而是以“远游无处不销魂”的姿态径直溜到成都“衣裳征尘杂酒痕”去了。元代,新政整个儿成了被史册、文献、书家、画者、诗人遗忘的角落。只有那些依江埠而生生不息的米市街、布市街、盐店街、油房街……在时代马蹄不断腾起的尘烟里诉说着她与这个世界相共的休戚。

 往事越千年。帆影飘零的古埠等待着,等待着一个关于再造繁华的时代。

 1978年,新政由南部县划归仪陇县。2003年7月8日,仪陇县址由金城镇搬迁到新政镇。 一个从元代起即被打入“冷宫”的老新政,经过数百年的风云梳裹,又在忽如一夜春风来的时代氲氤中亭亭玉立地掀开了她走向时代前列的盖头。虽然是“梅开二度”,但“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

 新政在千里嘉陵江畔诉说着她的美丽与她的崛起!

 十里滨江长堤, 处处可餐她的秀色与她芬芳的气息;红色经典广场就像一方古篆,苍劲饱满而圆润,红色文化的志存高远与中国古文化德的韵味扑面而来。

 新政之老,在于她是千里嘉陵最古老的水埠,而新政之新,在于她是千里嘉陵在本世纪建造最快、 变化最大的城。我无法看见,但我可以肯定,百年之后,仍然会有人徜徉在离堆之上,像我一样噙着热泪对着这片热土说:

 “新政很老,其实也新!”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