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旧我”万里寻党干革命,朱德深深谢母亲

在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展厅,有一张编号为“第001128号”的党证,这是朱德1933年7月亲笔填写的。1922年11月,他在德国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作为中国共产党的秘密党员,直到八一南昌起义,他的党员身份才公开。

曾一度担任旧军队高级将领的朱德,抛弃高官厚禄,万里寻党,虽然入党过程一波三折,但他始终没有改变对中国共产党的追随和信仰。这与他青少年时期的经历密不可分,他的童年生活贫苦,同时也目睹被剥削、被压迫的劳苦大众的艰难生活,这个过程中,母亲对他产生重要影响。

1944年朱德母亲去世后,中共中央历史上唯一一次为一位平凡的农家妇女开追悼会。毛泽东亲笔题写挽联“为母当学民族英雄贤母,斯人无愧劳动阶级完人”。

朱德在《母亲的回忆》(后改名为《回忆我的母亲》)中写道:“我用什么方法来报答母亲的深恩呢?我将继续尽忠于我们的民族和人民,尽忠于我们的民族和人民的希望——中国共产党,使和母亲同样生活着的人能够过快乐的生活。这是我能做到的,一定能做到的。”

除夕夜家人被迫分离

在川东北方向,嘉陵江东岸有一个群山环绕的县城——仪陇县。1886年12月,朱德出生在仪陇县马鞍场李家湾。由于出生佃农世家,小小年纪的朱德就开始分担家庭的重担。

他的父亲朱世林为人忠厚,老实、勤劳。母亲是客家人,身材高大,身强体壮,吃苦耐劳,思想开明。她出生于民间流浪艺人家庭,经常走南闯北,见过不少世面。

母亲每天为全家20多口人做饭,还要种田、喂猪、养蚕、挑水、挑粪、纺棉花。她用过的纺车如今还保留在朱德故居。小时候的朱德经常坐在母亲的纺车旁一边看着母亲纺线,一边听母亲讲故事。

朱德同志故居纪念馆馆长陈良平认为,母亲对朱德的影响主要有两方面:一是教给朱德生产生活的知识;二是鼓励朱德认真学习,希望他长大后能成为“支撑门户”的男子汉。朱德同志故居二楼是一间黑得几乎看不见阳光的矮木楼,为了通风透光,方便读书,朱德亲手在土墙上挖了一个窗户。室内陈列着他当年用过的条形书桌、木椅、木床等。

陈良平介绍,虽然家庭不富裕,但是母亲仍然周济和照顾比自己更穷的亲戚,在年少的朱德心中种下了要为贫苦劳动人民求解放的种子。

他还讲到了少年朱德经历的一件悲惨的事情。1894年秋天,朱家租种土地的地主丁邱川要求加租加押,并规定押金必须在年前交清。由于连年干旱,收成减少,每年的收成交了地租后所剩无几。1895年1月25日,农历腊月三十,丁家管家带人闯进朱家,告诉他们:租的田地要收回另外招租,欠的租债要还清,否则必须搬出这里。全家人商议到半夜,为了活命只能一些人离开这里自谋生路。

多年后,回想到那个夜晚,朱德写道:“在悲惨的情况下,我们一家人哭泣着连夜分散。从此我家被迫分两处住下……母亲没有灰心,她对穷苦农民的同情和对为富不仁者的反感却更强烈了。母亲沉痛的三言两语的诉说以及我亲眼见到的许多不平事实,启发了我幼年时期反抗压迫追求光明的思想,使我决心寻找新的生活。”

接受民主思想的启蒙

由于朱德的大伯父朱世连没有子嗣,朱德过继给大伯父。9岁的朱德随养父母移居大湾一年后,具有远见的养父送他进席家砭私塾读书。

受私塾先生席聘三影响,朱德不仅熟读古籍,还广泛阅读新书,开阔了眼界,萌发出朴素的爱国主义思想,开始关心国家前途和民族命运。

“席聘三是个怀才不遇的寒士,多次参加科举考试都没考中,于是在家设馆教学。”陈良平介绍,“他经常讲授‘国家大事’,这让学生不仅学到知识,还启发了他们爱国忧民的思想。”

1905年朱德年满19岁。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追求进步、寻求新学的欲望也越来越强烈。地处穷乡僻壤的私塾已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他一心要到外面去看看。恰逢清朝政府宣布从1906年开始废科举,各种新式学堂不断出现。

在席聘三先生的劝说下,家人同意朱德去上新学堂,并给他筹了一笔钱,供他读书时使用。

1906年秋,朱德在顺庆府官立中学堂求学,这是他接受“读书不忘救国”进步思想的开端。在这里,张澜、刘寿川曾担任学校的监督(即校长)。朱德经常和同学们到张澜家讨论反对旧制度、拯救国家等问题。刘寿川向朱德介绍日本如何通过明治维新成为强国以及日本科学事业的发展情况,还向他介绍了孙中山先生在海外创办的同盟会。

朱德曾作诗《顺庆府中学堂留别》表达自己的远大志向:“骊歌一曲思无穷,今古存亡忆记中。污吏岂知清似水,书生便应气如虹。恨他狼虎贪心黑,叹我河山泣泪红。祖国安危人有责,冲天壮志付飞鹏。”

后来朱德又去成都高等学堂附设体育学堂求学,毕业后,1908年他回到家乡,在仪陇县办高等小学担任了一年的体育老师。

但是抱着科学民主的思想,想在家乡做点事情的朱德却常遭守旧豪绅们的反对。“我决心瞒着母亲离开家乡,远走云南,参加新军和同盟会。我到云南后,从家信中知道,我母亲对我这一举动不但不反对,还给我许多慰勉。”朱德曾回忆。

  重新审视人生道路和中国出路

1909年,23岁的朱德再次离开家乡到云南昆明。在孙中山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下,他参加了同盟会。在辛亥革命和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护国战争以及反对北洋军阀的护法战争中,朱德驰骋疆场,战功卓著,成为滇军名将。

可是,此时的朱德反而陷入怀疑和苦闷。他在《朱德自述》中写道:“那时正苦于打仗,打来打去,却没有出路,很多从前革命的分子、同盟会的同志们都升官发财,革命没有人来搞了,实际革命也并没成功。”在极度苦闷与彷徨中,朱德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道路和中国的出路。

俄国十月革命和中国五四运动让他看到了希望的曙光,他朦胧地感觉到“有必要学习俄国的新式革命理论和革命方法,来从头进行革命”。1922年,他毅然抛弃高官厚禄,斩断过去的旧生活,踏上寻找新革命的道路。他先在上海见到了陈独秀,后又远赴马克思的故乡德国,寻找革命真理。在德国,经张申府、周恩来介绍,朱德加入中国共产党。

自此,朱德费尽周折、历经艰辛,终于实现了夙愿,走上为党和人民事业奋斗的伟大道路。他在自述中这样写道:“我当时真高兴极了。从此,我抛弃了旧我,开始了最有意义的革命的新生。”

走上革命道路的朱德直到母亲去世都没能回过家乡。他曾说:“我应该感谢母亲,她教给我生产的知识和革命的意志,鼓励我以后走上革命的道路。在这条路上,我一天比一天更加认识:只有这种知识,这种意志,才是世界上最可宝贵的财产。”

直到1960年,走出家乡的朱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回到仪陇,他在母亲坟前站了很久,喃喃自语:母亲啊,孩儿回来晚了。

如今,在伟人的故乡仪陇,朱德和母亲的故事被人们传诵,越来越多的人前来追寻红色文化。七一前后,陈良平格外忙碌。很多单位从外地赶来,在朱德故里学党史、上党课。他的课程被安排得满满的,经常一场讲完,来不及休息就迎来下一场。

红色的种子也在伟人故里生根、发芽。仪陇县马鞍小学2014年2月被国家命名为“中国工农红军仪陇朱德红军小学总校”,这里正以“红·德”文化为引领,厚植红色基因。“学校编排以朱德同志精神为核心的传统文艺曲目,编撰以我国近代革命史、朱德生平经历、当代德行故事为主要内容的故事书,作为‘红·德’校本课程主要内容。”仪陇朱德红军小学总校校长袁仕国说。(本报记者张海磊、李力可)

参考文献:

《朱德自述》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编研部,国际文化出版公司

《朱德传》 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文献出版社

朱德:《母亲的回忆》(后改名为《回忆我的母亲》)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论坛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