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龙:潜蛟镇深潭 魑魅哪遁形

长期在日寇、伪军之间周旋,历经血与火考验的东北抗日民主联军,锻炼、成长了一大批极具军事指挥潜能的年轻指挥员。刘汉兴,就是这群年轻战士中的优秀代表,1936年被党组织派往苏联学习。

然而,刘汉兴前往的并不是将星辈出的伏龙芝军事学院,而是莫斯科东方大学,所学习的也不是作战指挥,而是安全保卫。根据苏联的规定,从事秘密工作的人员都必须改名,因此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陈潭秋便为他更名为陈龙,并风趣地说:“咱们是一家子,我是秋天的深潭,你就是潭里的龙。”

抗大学员挖特务,秘密路条连根拔

1938年,陈龙学成归来,短暂担任中央党校军事教员后,迅速走上了中央社会部治安科长的岗位。新官上任第一把火,陈龙迅速揪出了潜伏在延安陕北公学的特务杜麟喜,并通过他抓出了一批国民党派进延安的特务。

1942年夏天,中央军委锄奸部干部钱益民给陈龙送来一份1939年中国人民抗日军事政治大学(简称抗大)学员登记表,上面有学员郑行潮,在陕北无亲友,却经常往绥德跑,说是去送信,极具嫌疑。

不能惊动郑行潮。陈龙率领侦察员,跟踪邮差并伺机扣下邮袋。用技术手段进行检查,陈龙获得郑行潮与国民党绥德特务机关勾连的证据,更得到了郑行潮用来通过“国统区”的秘密路条。

似乎可收网捉鱼了,但陈龙把目光盯在秘密路条上,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陈龙找来边区政府保安处侦察科长布鲁,领命而去的布鲁扮作一名国民党高级特务,凭着那张路条,布鲁以沿途巡视为名走进了绥德特务机关,大摇大摆地听取了对方的工作汇报,顺利获得了特务机关对于郑行潮下一步行动的指示。

待郑行潮看完这份指示,把近日搜集到的有关延安的军队调动、整风、审干进展等情报交给扮成国民党特务的侦察员,陈龙方才将其逮捕。此举,不但挖掉了这颗“钉子”,更是将绥德国民党特务机关在延安布置的情报网连根拔起。

重庆谈判当警卫,险象环生脱虎口

1945年8月,如何在重庆谈判期间保证毛泽东的人身安全,成为党中央的头等大事。中央社会部部长康生和副部长李克农一起为毛泽东挑选警卫员,毛泽东主动提出,“你们那里不是有个陈龙吗?”

就这样,陈龙成为了保护毛泽东重庆之行的“三龙”之一,另外两人分别是龙飞虎和颜太龙。陈龙临行前,李克农解下佩带多年的左轮手枪送给他,周恩来握住他的手说:“我们大家都来做主席的警卫员,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9月1日晚,为庆祝苏联与国民政府签订《中苏友好同盟条约》,中苏文化协会要举办鸡尾酒会,毛泽东决定出席,这是他到重庆后首次在公开场合露面。

当晚,苏联大使彼德洛夫邀毛泽东到楼上参观,参加酒会的各界人士也一拥而上,人流让楼房楼板出现颤动,墙上泥灰也纷纷落下。陈龙马上拉着毛泽东往外,费了很大力气,众人才把毛泽东送入开往红岩村的轿车。当毛泽东从这栋大楼内脱险之时,陈龙发现,原本维持秩序的宪兵、警察早已不知去向。

9月12日,陈龙通过情报关系得知,国民党特务系统中有人扬言,愿以自身性命去换毛泽东一死。10月8日晚,外表颇似周恩来的八路军驻重庆办事处秘书李少石在路上中弹身亡。巧合的是,张治中在林森路军委大礼堂举行欢送毛泽东回延安的晚会亦在此日。周恩来当场警告国民党重庆宪兵司令张镇,“今天就用你的车把毛泽东送回红岩村。你必须绝对保证毛泽东的安全,如果出了事情,首先唯你是问。”

走出军委大礼堂的大门,陈龙指挥龙飞虎等卫士紧紧围着毛泽东。他则盯住张镇,一旦发生意外,他将先擒住这个宪兵司令做人质。一路上,陈龙的左轮手枪枪口一直在暗中对着张镇,直到毛泽东最后安然无恙回到红岩村,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妙计钓出敌中将,“死而复生”被活捉

1946年6月6日,国共双方暂时休战,潜伏在哈尔滨的敌特蠢蠢欲动,时刻准备再次攻陷这座刚刚被人民军队解放的大城市。陈龙已悄然抵达东北,锁定了猎物,其中,包括一个早先已被“击毙”的姜鹏飞。

早在1946年年初,姜鹏飞就在长春、公主岭一带纠集伪军、伪警察试图暴动,不久便被东北民主联军击败。俘虏中有自称副官和警卫员者,坚持说姜鹏飞已经被打死了。

“姜鹏飞”死而复生了?一桩悬案引起了陈龙的注意:1946年1月,国民党驻东北最高长官杜聿明在锦州秘密会见过一名中将,令其前往哈尔滨;2月,一名四十岁左右的矮胖子在哈东地区被扣押期间策反看守,越狱逃走,案件至今未破。

陈龙立刻组织人手在哈尔滨城内秘密侦察姜鹏飞的下落。一名侦察员佟琦打入了国民党与当地人员交接的固定地点“天泰栈”,经人介绍认识了一名叫“姜凤鸣”的军官。

按照陈龙的部署,佟琦先表示有“反水”的愿望,又显得左右为难,犹豫不决,吊起了姜凤鸣的胃口。姜凤鸣交了底,自称隶属于新编第二十七军,军长就是蒋介石委任的中将姜鹏飞,他本人是少将参谋长。姜凤鸣生怕佟琦不信,当场拿出一份白绸子现写委任状,委任佟琦担任“新编二十七军上校军械处长”。

真相终于水落石出:那个越狱的矮胖子就是杜聿明接见的中将,此人就是姜鹏飞,现被任命为国民党新编第二十七军军长,他早在1946年2月就潜入了哈尔滨。之前他被打死的说法,只是特意放出的迷雾。陈龙决定,让侦察队队长赵鼎伪装成团级干部,把姜鹏飞给引出来。

8月20日,佟琦带着“假团长”赵鼎和他的“警卫”见到了姜凤鸣,但姜鹏飞并没露面。门外的侦察员等急了,五六个人冲进了客栈。眼见暴露在即,“警卫”急中生智,骂骂咧咧撵走了他们。第二天,佟琦到天泰栈,告诉姜凤鸣“赵团长”要参加一个重要会议不能脱身,希望把碰面的日期再往后拖一天。姜凤鸣满口答应,只要求换个地方。

8月26日下午5点,佟琦等三人到天泰栈赴约,依然没有见到姜鹏飞。佟琦假意发火,姜凤鸣赶忙解释,姜鹏飞要接待贵宾,所以把地点改在光复饭店。寒暄之后,姜凤鸣却突然把佟琦和赵鼎叫住,领他们到天泰栈靠里侧的套间。一个人走了进来,佟琦和赵鼎马上意识到,这个人就是姜鹏飞!摔杯为号,埋伏在天泰栈的侦察员第一时间冲进了套间。

姜鹏飞落网,创下了解放区活捉国民党潜伏中将的首例。



理论阐释

论坛热帖